《氷菓》

01_表紙

《氷菓》,中文直译是“冰果”,意译是冰激凌。是我看的第三本日文小说。本来没打算假期都在看小说中度过的,但是明明波士顿比家里冷无数倍,但是却一回来就感冒了,试图拖过去最后直接昏昏沉沉头脑糊掉了。结果还是开始吃药并且还被迫呆在床上“捂汗”,于是我偷偷在 pad 上开始看小说。

这本是之前看的《两人的距离概算》所属同样的古典部系列的第一部,也是动画片的前面几集的剧情。由于已经看过(不少遍)动画片了,所以看到一些比较细节或者比较戏剧化的对白或者动作的时候,虽然日文理解还各种生涩,但是脑海里还是会浮现出非常形象的场景。总之看了这一本之后确实严重意识到 N2 裸考掉了的后果——如果好好复习语法的话,应该会看起来比现在流畅得多。确实有好多语法模式都还没有学到,导致碰到一些情况甚至连断句都没法断。总而言之就是还并没有到仅靠查词典知道每个单词的意思就能顺利地理解所有句子的意思的地步。

不过作为小说本身也还是满喜欢的。和动画片有一些小差别,嘛,因为动画片毕竟也是不同的表达方式,做一些适当的改编有时候也是必要的,总体来说还是差别不是太大的。改编上面各有特色吧。比如说动画片里千反田第一次和折木见面的时候就如此自然地以强烈的依赖性来要求对方解决当前事件,当然大小姐好奇心被勾起来的时候什么都干得出来,但是这个有点太夸张了,相反书里描写就正常得多,两人之间的塔罗牌角色扮演关系也是逐渐建立起来的。反过来在千反田家进行古典部三十三年前(动画片里是四十五年前,大概是因为动画片出的时间离小说写的时候又多了一阵子的缘故吧?)的事件调查研讨会的情景,动画片里的描述就反而更加细致。比如从折木想糊弄过去到最后费力整理结论之间的过渡,通过突然下雨让千反田想起来要去收放出去晒的香菇(农家女属性反复被强调)的情况让折木有了一秒钟的喘息找借口去洗手间,然后在千反田家豪宅迷路误闯入大小姐房间看到桌上各种整理的资料心生愧疚决定也好好动动脑子,相比起来书里他直接就跑去厕所里憋着开始努力整理就显得有些唐突。并且下雨的环境渲染在事件末尾折木和福部关于灰色和蔷薇色的对话时突然放晴将气氛渲染得非常好。

可以说动画片的画面制作非常精良,倒不是说像新海诚的那些动画片那样号称每一帧截图下来都可以做桌面(一方面我觉得这应该只是一种夸张修辞手法;另一方面我也并不觉得这是动画片的正确制作方向),但是至少是让我开始认识到现代动画片终于已经可以精良到让我第一遍看的时候没有意识到任何比例、视角、透视之类的走形的情况。但是就如同刚才所说的,“冰果”动画片在气氛渲染上也非常厉害。雨、云、风、树荫、雪之类的各种元素都被用于做非常贴切的氛围烘托,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非常细致的细节刻画上的——这一点可以说京都动漫真的很花功夫吧。

比如之前在网上看到有人说第五本小说《两人距离的概算》里讲到的一处回忆剧情和动画片里的一处场景有一点细微矛盾,然后有人猜测动画片编剧只看了前四本书。但是当我看了第五本书再去回看动画片的时候,才发现以前根本没有注意到的,折木家客厅桌子上的那只招财猫(第五本书里一个重要道具)在动画片里反复出现了很多次。这种如果没有看过书的话肯定不会注意到的细节都刻画得很清楚,总觉得到了这种程度,说“制作组非常用心”总有一种“污蔑”他们的感觉——也许可以换一种说法,说成制作组自己也很喜欢这部作品,乐在其中了吧?

我似乎有点扯得有点远了。附上千反田大小姐的不常见的一面的画像(脸部阴影能处理得更立体一点就好了,以及,我终于肯在同一幅画里用两种粗细不同的笔了)。

千反田エル

很喜欢的一个角色嘛。虽然作者把她刻画成同时成绩优秀但是同时又在解开各种谜题时表现得最为迟钝这一点让人有点不解,不过我比较喜欢的是她感性的一面吧,或者说在动画里经常起到关注人心的一面的角色。比如在摄影部事件中大家都在关于事件本身的结果和情节进行推理的时候她关心的却是剧本作者本身的想法。各种各样吧。还有就是,比如在倒数第二集的时候,千反田和折木在神社看到十文字忙碌地跑来跑去,问她怎么回事,十文字说是来打工的人把锅给打翻了,所以要给新年参拜的人配发的米酒什么的全部都要重新做……感觉听到这个第一反应就是真实糟糕啊,或者是表示 momo、亦或者是对那个冒失的临时工表示谴责,或者是表示帮忙处理之类的吧。不过千反田先是问了一句打翻锅的人没有被烫到吧。然后才说那我也来帮忙吧。这一句话还真是让我印象挺深刻呢。怎么说呢,对这样的性格,大概心里有些憧憬吧?不过这种东西大概是模仿不来的哈。:p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