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与虎

一直听说《龙与虎》是一部经典动画片,一直以为是热血战斗类型的,没想到是校园恋爱类的动漫。还有“钉宫四萌”的说法也是听说过的,但是听到主角大河的声音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原来钉宫理惠是声优而不是人设/作画……简直和夏娜的声音一模一样。

IMG_8045

不过这部剧里相对于主角,我还是更喜欢里面的另一个角色櫛枝実乃梨。

廊下で転ぶと鼻血が出て、人生で転ぶと涙が出るんだ。

意思是在走廊里跌倒了会流鼻血,在人生道路上跌倒了会流眼泪。不过櫛枝显然并不是一个爱哭的家伙。作为男主角一开始一直喜欢的人,她的设定自然是相当耀眼,开朗得如太阳一般吧,当然也是一个很奇怪或者搞怪的人。不过这部片子里并没有特别让人受不了的人,配角也好主角也好各自都或多或少有自己的一些缺点,但是也都有值得称道的地方。

Continue reading

Connected, but alone

标题来自一个 TED 的 talk,大致算是在讲现在的社交网络现象吧。不过其实和本文也并没有什么必然关系 =.=bb 因为本文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要写的么。

就是 Google 之前宣布了要在暑假的时候关掉 Google Reader,今天终于下决心把已有的 feed 整理一下,今后迁移到什么其他平台上或者是干脆不用了,那今后再说吧。

整理的时候发现一个近来都几乎没有见过的文件夹,里面是放的朋友们的 blog,因为 Google Reader 在没有新条目的时候文件夹就不会显示出来,所以发现现在大家都真的不再写东西了呢。以前大家就一直谈论着变化,在学校的时候,88 的没落、98 的没落。其实变化一直也在持续着吧。究竟变化的是我们自己,还是这个世界自己呢?究竟是我们自己不再写了?还是即便现在再跑到现在的大学生的圈子里,大家也已经不写了呢?

说着说着其实好像有很多问题的样子。大家还在积极地写东西的时候是为了什么而要写一些东西然后贴到网上呢?后来不写了又是为什么呢?

莫名地有点失落,是因为地球的另一边临近了毕业季了?

现实的理想主义者

刚开始收到 中国教育行动 (TFC) 在 ZJU 的志愿者同学的邮件邀请我加入的时候,我去他们的网站上尝试了解了一下这个组织,却发现我看不太明白,他们是在全国甚至国外招聘那些最优秀的应届毕业生去乡村支教两年。我不明白大概是以为自己看错了吧,这固然可能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但是这是不是太过于理想主义了?所以和志愿者小朋友在邮件里简单地聊了一下。确认了是这样一件事情。并且这个组织也已经存在了挺久了,最初的成立也算是模仿 TeachForAmerica 吧。当然我是不会在这个时候跑去全职支教两年的,志愿者小朋友也表示可以理解。

后来又过了一阵,TFC 中国招募主管 Fay Li 小朋友到 ZJU 来做一些活动,正巧就约一些人来聊一下,也找到了我。我重申了一下自己的看法,同时也表示如果对方认为仍然有必要的话,是很乐意聊一下的,因为说实话我对 TFC 也挺感兴趣的,一方面他们如何能运作下去,另一方面作为一个从农村出来的人,我也觉得这些事情如果能做好应当是对孩子们帮助很大的。

所以被约去了 ZJG 外面的一家咖啡厅,感觉我是不是第一次去咖啡厅?或者至少是第一次一个人去,相当紧张,因为搞不太清楚进去应该先去点饮料呢还是先去找位置呢?亦或者点饮料的时候要不要先付钱呢?之类的,总之对于没有做过的事情我总是很紧张的。不过咖啡厅那个时间点基本上没有人,甚至似乎连店主都不在,店里放着孙燕姿的各种歌,感觉挺好,于是我假装镇定地大摇大摆地走进去,在里面转了一圈都没发现人,便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索性不管拿出书包里的论文开始看……过了很久店主才过来问我要喝什么,又过了一阵 Fay 跑来了。

寒暄之后进入正题,原本是约了半小时的 chatting 后来大概聊了一个小时吧,其实我也在不断地练习同陌生人说话的技能嘛。总之就是那样一回事,他们确实是在做这样的事,并且非常坚持地要招非常优秀的人,而不是只是为了找到更多的人去支教而降低自己招人的标准。当然整个过程是非常挑战和困难的,这个他们自己也完全是清楚的。她说就这几天联系个别的人过来聊天的时候,也(非常不意外地)收到了一个短信回复说“你就不要再骗人了”——被当作是骗子了。她说这样子已经完全习惯了,她之前是在投行工作的,那个时候到学校宣讲的话总是场面爆满的,而现在的情况是她们的宣讲会据她说有十几二十人来通常就很欣慰了。她说她刚决定转入这个行业的时候就非常兴奋和不理智,第一年的时候基本上是见了任何优秀的人都想拉过来加入她们,直到碰了很多壁之后才渐渐理智起来,并且以一种真正是在做一件事情的态度去对待。

所以就如标题所言,我觉得,可以称作是现实的理想主义者。一方面,我觉得他们是非常理想化的,这样的一件事情,对于我来说仍然是非常不可思议的。并且他们在碰到各种各样的困难的时候仍然不放弃,也不愿降低自己的要求。可是另一方面,他们又是以真正在做一件实事而不只是追逐渺茫的理想的态度在做做这样的事情:在选择地点、以及与当地学校合作以及教学模式等各个方面都有非常实际的考虑,也很实际地去和政府谈 funding 。对,虚无缥缈的理想主义者似乎给人的感觉是相当清高不愿与世俗人同流合污的样子;所以怀有坚持和梦想但是脚踏实地的人反而会给人很强大的感觉。

当然即便我相当敬佩和感动于她们在做的事情,我所拥有的是完全不同的理想。事实上讨论中大概也觉得是和不同的专业很相关的吧,特别是理工科的话,两年的时间不在领域里,基本上就要完全荒废掉了,而人文社科之类的专业实际上在这样的实践中反而会积累更多实际的体验呢,而且真正重要的,其实正是那个——每个人各自的人生理想了。她说这方面的话,相对于中国来说,似乎外国人经常都有比较明确地知道自己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因为实际上也有不少外国学生参与到 TFC 中来。她说很多人认为外国人之所以热衷于这类的事情是因为他们钱太多了生活富足所以才会找乱七八糟的事情干,但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的。

不过我依然有些觉得不太合适,因为那些优秀的毕业生,可能和去中小学教书相比,在其他的行业里能够创造出更大的价值。不过在交谈中我也渐渐意识到自己的偏见。首先一点不得不承认教育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并且现在中国的教育正在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当然 TFC 并不是也不可能去解决所有这些问题的);另外一点就是,他们并不是要让所有人都去支教,按照 Fay 的说法,她们努力要做的是,让 TFC 这件事情成为毕业生们选择去向的时候的一个正常选择,就如同其他正常的职业一样,当然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她说他们希望能在二十年之内实现这个目标。在美国 TechForAmerica 实际上是排到十大最受欢迎的雇主之内的。

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同各行个业的人聊一些他们自己的领域,经常都会发现有趣的或者甚至是很有启发的事情。比如有一次一个猎头公司的人发邮件给我本来是说招聘的事情,结果我就开始问起对方猎头这个行业来;还有出版行业之类的;还有各种各样的专业,比如记得曾经找 swy12466 问过她们经济学在研究的东西,还看了一篇关于柠檬市场的经典论文——当然同看本专业的论文是不一样的,这个时候主要是为了了解一下他们在以什么样的方式研究一些什么样的问题;像研究生的室友因为各个专业混杂在一起,也让我了解了一些关于诸如药学、动物科学之类的~

不过衷心希望 TFC 以后能够发展得好,虽然我自己可能并不会在其中起到什么作用。 :)

魔法少女小圆

注意:严重剧透。

别人提起这部动画片的时候我似乎第一次听说所谓的“阴暗”的动画片,大家的评价都非常……强烈。第一次听说似乎已经是 N 个月以前的事情了,我还在参加 GIP 的时候,听大家谈起这个神奇的动画片。虽然听起来很感兴趣,但是由于我一直都对阴暗恐怖的东西敬而远之,所以也一直没有去接触。

后来也多次听人提起,寒仔说他看了之后非常郁闷,于是我在寒仔那里打开拖着看了一下,想看看所谓的阴暗抑郁到底是指什么,还有那个丘比为啥很“禽兽”,结果寒仔也描述不清楚,看了半天只是觉得里面的魔女有点……怪怪的,剪纸风格的乱七八糟的,也可以说有点恶心吧,但是似乎还没有到阴郁的地步啊。除了剪纸风格的魔女之外,我发现里面的人物是我非常喜欢的画风!!这种在动画片里还能看到似乎是铅笔素描的味道,这种画风实在非常少见呢。

后来干脆去 NHD 上下载下来了,看了前两集,因为被警告说阴郁的内容是从第三集开始的,所以多少保持了些警惕。这样子一直又拖了好久,断断续续地通过各种途径差不多把剧透都透光了…… =.=bb 在过年放假回家之后某一天突然一下子把第三集到第 12 集全部看了。怎么说呢,大家的评价都没有太大的偏差吧,基本上确实如豆瓣上描述的那样:先致郁,再治愈——最后来了一个算是 happy ending 的结局,把从第三集到第十一集积累起来的抑郁算是小小地治愈了一下。对我来说,算是相当震撼的一个动画片了吧。

那个丘比(QB)确实是个禽兽,甚至连禽兽都不如,当你知道了真相之后,就只想把它生吞活剥了,如果你看到了后面的剧情之后再回过去看前面的故事,会发现 QB 说的任何一句话都是为了诱导小朋友们和他建立契约成为魔法少女,以至于它一张口你就想砍了它,更可恨的是它说话从来不张口,一直一副很萌的样子,时不时还摇一下尾巴。

建立契约的时候可以实现一个愿望,成为魔法少女之后的任务就是消灭很坏很恶心的会给人类带来死亡和诅咒的魔女,消灭魔女之后会出现 grief-seed ,grief-seed 可以用于吸收魔法少女的 soul-gem 里产生的浑浊,当然使用次数不能太多,否则 grief-seed 又会孵化出魔女出来,因此用过几次之后就要交给 QB 回收。到这里似乎都是非正常的热血类建立契约然后守护世界和平的热血类动画片。

不过后来大家逐渐发现的,QB 一开始没有透露的一些细节包括:

  • 建立契约的过程就是把灵魂抽出来形成 soul-gem ,而原来的身体可以认为是已经死了,如果 soul-gem 被拿到离身体 100 米以外的地方,身体就无法操控了。得知这件事之后几个魔法少女非常崩溃,不过 QB 说这样也是为了她们好,因为这样身体即使在战斗中受到损坏也不会死掉呀。
  • 还有一个很严重的细节就是 soul-gem 的浑浊化(使用魔法或者精神上的崩溃都会导致浑浊)如果放着不管的话,魔法少女就会变成魔女……所以这两者原本就是一回事。

麻烦的是,从人到魔法少女,以及魔法少女到魔女这个过程是不可逆的,当然除了最终变为魔女之外,也是可以死掉的。这就是所谓“魔法少女的命运”。

不过 QB 并不认为这是所谓的欺骗什么的,他只是把这个描述为由于信息不对称引起的认知误差之类的,而之所以一开始没有说,是因为大家也没有问么。而且,他的意思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建立契约的时候已经帮你们实现了各自的愿望,想想能够引发这样的奇迹的力量,当然不是白白拿到的啊。

那 QB 为啥会跑来干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呢?因为 QB 的目的是收集魔法少女在转化为魔女的那一瞬间——由于少女的无限绝望而释放出来的巨大能量,这个能量被用于阻止宇宙的热寂,总而言之,也是为了人类好,因为如果宇宙都灭亡了,人类肯定也活不下去啊。

而故事中的主要知情人就是黑长直——似乎因为她的头发是黑的长的直的所以大家这么叫。“黑长直”这样的角色似乎在许多动画片里都有,不过在小圆里她的造型刚好倒是唯一让我有些不满意的地方。本来挺喜欢小圆这种画风,像小圆和其他几位魔法少女的象形,小圆脸什么的看起来也挺可爱,但是黑长直这样搭配起来就觉得她的脸被画得太宽了。先不说画风的问题吧,黑长直作为魔法少女的技能就是控制时间,而她之所以知道一切是因为她是来自未来——或者说另外的平行宇宙。实际上这些东西是她再许多许多次不断地返回过去,然后重复经历那么的一段时间逐渐积累和发现的。而她不断返回过去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拯救她唯一的朋友——鹿目圆,也就是本片的主角。

小圆在死前将自己托付给能够控制时间的黑长直,希望她回到过去,在自己被 QB 欺骗之前阻止自己成为魔法少女。于是黑长直就开始了漫长的旅程,一次次地回退时间,总是得到不如意的结局,小圆总是建立了契约,并悲惨地结束——死掉或者变成魔女。当然主要原因是 QB ,QB 认为小圆是有史以来最优秀的魔法少女的契约对象——后来发现正是由于黑长直不断地回退时间造成平行宇宙之间的相互干涉使得小圆身上背负的因果联系越来越大,从而使得小圆作为魔法少女的潜力越来越强大,当然最后也会成为最邪恶的魔女。所以 QB 总是在坑蒙拐骗不余余力地想要让小圆成为魔法少女。甚至在动漫的主时间线中,QB 为了实现这个目的,安排让另外两个魔法少女同归于尽了:因为那个城市即将迎来一个强大的魔女“魔女之夜”,只剩下黑长直一个人是对付不了的,当然,解决办法是有的:让小圆成为魔法少女就可以了。当 QB 不痛不痒地说这些的时候,我想大部分人估计都很想像黑长直那样用枪在他身上打 N 个透明窟窿。不过 QB 号称有无数的分身,虽然被黑长直杀死过很多次,依然不痛不痒的。

当然 QB 这么没有人性的主要原因是他根本不是人——据他说他们星球的家伙都是没有感情的,他们无法理解人类的感情为何物。关于这个问题,待会再说。黑长直的任务,看起来似乎比较简单,但是其实非常困难,因为她没法直接考解释来解决问题,她试过很多次了,没有人会相信她。到最后她只好选择独自战斗,而不去解释任何东西,哪怕小圆都误解她也好,只要能阻止小圆成为魔法少女就好了。一次一次地不断重复着时间,也让我们目睹了黑长直从最初孱弱的性格成长为无比坚强的最终的样子。不过在 QB 分析并告诉她她对时间的不断干涉正是造成小圆成为无与伦比的魔法少女契约潜在对象的原因之后,最后在独自对抗魔女之夜失败试图再一次回到过去的时候突然心理崩溃了,“我所做的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如果这样的轮回只会使情况更严重的话。

黑长直——还是叫她晓美焰吧,晓美焰的 soul-gem 一下子就浑浊了,不过在变成魔女之前小圆出现了。因为现在小圆成为魔法少女的资历已经无与伦比,她说许下的愿望甚至能影响宇宙的法则。而她的愿望就是让所有魔女在诞生前消失。最终她成为了神,在一个新的宇宙里,规则被改写,不再有所谓的魔女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叫做“魔兽”的东西,魔法少女的 soul-gem 浑浊的时候也并不是变成魔女,而是消失掉。规则变得稍微人性化了一点,但是大体思路还是没有变化,大概这是很重要的地方吧——不管怎么变,一些类似守恒律的准则依然是无法改变的,比如想要创造奇迹就必须付出代价之类的。而不是一个单纯的完全 happy ending:比如 QB 被打死了,从此世界上在没有魔女,魔法少女也恢复了正常生活云云。

但至少算一个 happy ending ,不过小圆成为神之后,也抹杀了自己的存在,除了晓美焰之外没有谁再记得她的存在。在新的宇宙中,魔法少女们继续战斗着,小圆把自己的红丝带给了晓美焰,焰也继承了小圆的弓箭武器。晓美焰在跟 QB 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QB 说,即使你说宇宙的规则曾经被改写过,我现在也没办法验证啊,不如如果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以前的那种方式还真是比现在省事很多呢。

那么为什么 QB 这么禽兽呢?除了他没有感情之外,在小圆质问他的时候,他还打过一个比较形象的比喻,他说你们人类难道会考虑家禽或者其他低等生物的想法吗?他说和你们对家禽相比,我应当是更人性化一些,契约的时候是会帮助你们实现愿望的,并且是否建立契约也完全是你们自愿决定的,而且我也为你们提供信息。怎么说呢?关于对待家禽甚至宠物的问题,我正好这次回家有机会见到家里的一只猫。在我看来,人类一项是自作主张的,当然很多时候确实是“为了它们好”,但是 QB 的说法不也是一样么?为了拯救宇宙呀。当然对待宠物方面,还有一个原因是人类无法真正理解动物们的想法——如果它们有“想法”的话,可是如果真的是换成作为肉类饲养的家禽什么的话,即使是理解了,可能也不会花心思去考虑或满足家禽们的想法吧。这个问题不是一直争论不休么?那么多所谓的素食主义者。不是还有人反问素食主义者植物就可以随意“屠杀”了吗?你们还不如去吃石头呢。可是石头形成需要几万几亿年呀,你也狠心把它吃了吗?还不如去喝西北风吧。可是空气又有什么罪?它们的存在支撑了整个生物圈,而你却要把它吃掉……结果最好的结局是,你自己去死吧。

所以呀,这些问题似乎是争论不出什么结论的。不过其实我们是生活在很多这样的矛盾问题之中吧,比如关于命运,和未来。有一天我很奇怪的发现我竟然同时相信人的命运——也就是说很多事情其实注定会是那个样子的,所以发生过的事情就不必要太在意了;也同时相信人的未来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所以要努力。结果真的要搞清楚人生到底是由外部实现固定好了的?还是由自己走出来的呢?就会导致矛盾了,然而我似乎很少为这个矛盾而烦恼。因为最后我发现似乎我们就是生活在许多许多的说不清楚的矛盾中嘛,那些问题,就交给哲学家们去思考吧。

而且我觉得这里对于“命运”之类的东西的“相信”和对于“科学”的“相信”大概并不是同一回事。也许前者更接近是一种心理依托吧,类似于信仰一类的,并不是经过严格的证明建立起来的。当然我不太理解那些虔诚的宗教信仰是怎么一回事,大概他们也会认为自己的信仰是严格的真理吧?不过话说回来,科学其实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也是差不多——虽然大家都“知道”,科学是正确的,可以验证的,但是有谁去从头到尾验证过科学的一切基础呢?就包括数学这样的纯粹从抽象中建立起来的体系,真正在研究其最基本的逻辑体系的人其实少之又少吧。所以至少从表面的形式上看起来,科学也很像是一种信仰的。

总而言之,故事就是这些。我想日本的动画片经常——也大概是我很喜欢他们的动画片的一个原因吧——会是在讲一些事情,并不一定是什么大道理啊之类的,例如魔法少女小圆里,QB 这个禽兽的所作所为,在他说出那个关于人类与家禽的关系的时候,是否会 remind 一下我们,我们生活中的那些矛盾的地方呢?至于如何去反思或者反思什么,那就因人而异了吧。有时候你就好像可以看到制作动画片的人在试图表达一些东西,看到他在创作。我想,在《小圆》里另一个不断被强调的观点大概就是关于某种因果或者守恒的观点吧,也就是有奇迹就必须有牺牲,即便在最后的 happy ending 里也不愿改变的宇宙法则。

没有人会记得你的失败

除了你自己。

关于失败的格言有很多了,许多都说了,正确的做法是:我们应当从失败中得到成长和收获呀。不过,即便不能做到这么完美,也不能总是为此耿耿于怀的。因为这原本就是我们生活的一个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嘛。

之所以发这个感触是因为今天在 98 十大上看到一个帖子,那个楼主碰到一位母亲跑来紫金港买一个什么实习报告本的事情——就是暑期要填的那个本子,母亲大热天从玉泉跑过来,因为昨天已经跑遍了玉泉的所有超市都没有卖的。结果昨天被儿子骂了一个晚上,说什么连买个本子都不会买。在超市哀求了半天,期间还数次落泪,后来楼主把自己的那个本子借她复印,结果复印效果不好似乎也不行,最后干脆送她了,目前感动得稀里哗啦的,还硬塞了 20 块钱。总之看到这里似乎觉得那个儿子真是禽兽不如,但是在她们聊天中,那个母亲说他儿子心理有问题。大概是说,儿子是从贵州那边考过来的,高中的时候成绩很拔尖,到这边来学习压力很大,不太适应,特别是准备 GRE 的事情,花了很多精力,结果考得很差,就崩溃了,后来接到辅导员电话说十天没有去上课了,后来父母干脆跑过来陪读,一年时间里一边读书一边看心理医生,似乎也没有什么好转。

故事大概就是这样子的吧,不想再多讲了。因为突然看到“从贵州来的”这个字眼的时候让我感觉有点不爽,山区来的小朋友应该吃过更多的苦更加坚强一点才对吧。不过看到最后我都不知道应该可怜这父母还是可怜这小孩了,一开始觉得小孩真该被一巴掌拍醒,可是后来觉得这样子的情况也许一方面的原因还在于父母可能从小比较娇惯或者比较寄予厚望什么的吧,到头来大家都是受害者。

然后,再和俱乐部的小朋友们讨论了一下这些话题,发现似乎因为压力大而导致心理问题的情况似乎还比较常见呢。因为同是贵州过来的,对于这位同学的父母所描述的“高中的时候成绩很拔尖,到这边之后感到压力很大”还是比较可以理解的,其实这样的情况在任何比较好的大学里都是普遍现象了,只是可能从比较偏僻的地区过来的会感觉得稍微明显一点而已。但是其实又何至于此呢?说白了,失败——无论是该要铭记也好,亦或者该要忘却也好,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沉重,特别是,一切其实全在于自己,那些真正在意你的人,他们不会因为你的失败而看轻你;而那些会因此而嘲笑甚至诋毁你的人,又是根本不值得你去在意的。总而言之反正道理是一大堆的,只是身处事中的时候往往什么道理也想不明白吧,不过我写这篇日志主要是因为想起了一些自己的事。

当然是关于失败或者说是挫折的事——每个人都有的对吧?而且我想每个人也都是有许多许多的吧。我也是,不过由于大脑的生理特性,大部分不好的回忆似乎都是会渐渐地忘记掉,比如除非有相关的事物刺激,一般也不太会想起来的吧。事情是这样子的,高考我是市理科状元,不过,这个似乎不能算挫折吧?当然不是,不过巨大的挫折当然是需要陪衬的咯。总之我虽然没有到得意洋洋的地步,但是心情还是非常愉快的。关于学校,因为是估分填志愿,虽然后来老师们都一片“为我叹息”,但是我从未为自己的这个决定后悔过。不过,当时我关于专业的第一志愿是数学,第二志愿才是计算机,结果阴差阳错地还有一个分数比我更高的人居然也报了浙大而且也报了数学,好吧,每个专业只招一个人,于是我悲剧了,看到录取通知上的专业的时候我相当诧异,还打电话过去问那边是不是搞错了…… =.-bb (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后来来浙大之后,有一次碰到一个人,他跟我说他也是贵州来的,他报了计算机专业,结果因为我分数比他高,他被调到了其他专业……我忘记当时是什么反应了,大概很想泪流满面地跟他说,哥们我也是被逼的……)。后来在报纸上看到北大数学系录取的那个人分数居然比我低,小无语了一下。

Anyway,计算机就计算机吧,而且还有其他选项的。比如,那年新开张的丘成桐数学班,还有竺可桢学院,似乎也都发了广告。总之最后就按照上面的日期提前过去了,得知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提前过来参加选拔,心里还有点小得意的。先是丘班的面试。人生的第一场面试。我甚至都不知道原来面试是以自我介绍开头的啊,所以自我介绍大概只讲了几十秒,整个过程大概只持续了五分钟不到,依稀还记得一群老师坐在那里,让我在黑板上演算极限过程求圆面积的事情。结果当然是被刷掉了。我跟(当时的临时)室友说,唉,第一次面试,真是一点经验都没有,太悲剧了,直接被刷了。结果室友说他也是第一次参加面试的说。当然,他是进了的。所以,我其实是能意识到自己不过是在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而已,失败就是失败嘛。接下来是竺院混合班的选拔考试,考数学和英语。过程没有什么好说的,结果当然是被刷掉了。

关于“如果当时进了丘班或者竺院什么的,现在的结局会是怎样”这样的事情我倒是不太想讨论,因为后来我挺喜欢计算机这个专业的,而且我觉得一切发生过的事情,大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许是注定的吧,或者说,该发生的,总会发生的。但是呢,这里要说的是,当时发生的这几件事情本身,我想不用多说肯定是我人生中的巨大失败吧——而且前后落差非常大,简直就是从天堂到地狱,我想甚至都可以作为一个典型事例来描述一个在自以为是的乡下小屁孩到城里之后发现高手如云如何被狂虐的故事了。情况就是这样,而且将永远如此——除非你停滞不前,否则你每往前走一步,都会遇到更强的对手。

可惜的是,当时我的反应是什么,我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而且当时也没有 blog 或者日志什么的,似乎也没有留下什么材料。现在说起来,可以轻描淡写当说笑一样,但是当时自己肯定是不好受的吧。不过从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我当时没有想不开去跳楼,要不然也不会有现在的我了。 :p 但是从我之前几乎都没有跟任何人提过这些事情来看,大概也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

其实,现在说出来,是为了说明,失败真的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烟消云散之后,生活还是要继续的。还是那样的说法,不用太在意,因为甚至是你自己,在经过许久之后,也可以很平淡地去看待曾经的挫折了。啊,不过,道理还是不讲了,讲故事就是为了不讲道理,结果人生里啊挫折什么的总是难免的嘛,而且碰到了挫折会感到失意也是很正常的(比如,论文被拒了,也总还是会有些郁闷的),不是说听人讲了一番道理或者是看了一个什么故事就可以避免的。但是呢,把自己的故事摆在这里,希望给可能会碰到挫折的朋友们(还有包括我自己)看一下,失败也好,成功也好,这就是我们的生活呀。

伽罗瓦

谢少跑过来说杨幂在 ZJG 东七那边拍电视的时候我正在网上看一篇中文的百科里粗略拼凑起来的一篇 Galois 的生平简介。所以自然也拒绝了跑去围观拍摄现场——明显 Galois 更符合我的兴趣。

不过即使我对那胡乱拼凑起来的文章质量相当不满,我自己却也没法写出像样的介绍来,Galois Theory 我也还没有搞懂呢,根本没法作出任何评价。可是似乎普遍认为他的死让数学发展延后了几十年。

Galois 死时才 20 岁,死于决斗。我不想说再多关于他生平的事——无疑是极具传奇色彩的故事和性格鲜明的人。如果感兴趣可以搜索一下,相关资料还是挺多的,如果不愿意看胡乱拼凑起来的故事片段,可以参考这本《伽罗瓦传》 ,里面有挺多的资料。

然而他遗留下来的不过 60 来页的数学相关手稿,对数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这里也不细说了,因为我现在懂得的东西实在是相当有限,没法细说。不过我仰慕他确实是因为他所信仰的数学纲领正是我所感到喜欢的那一种——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

我所欣赏数学的美在于其史诗般宏大和精美的结构大厦。这种结构吸引我,所以我感觉数学好像是建筑一样,当然它是抽象的。然而那些数学中许许多多的细节的、technical 的问题、解法、例子,并不能让我产生一种惊叹的感觉,虽然它们中有些确实非常有趣,而且某些技巧可能在实际中非常实用,例如听说有一本书《Proofs from THE BOOK》评价很高,但是我好像并没有什么欲望去读这样类型的书。

我想结构之美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自洽性以及系统内部之间的互相关联吧,那种恍然大悟就好像在读一本小说时作者在很久很久以前埋下的一个伏笔突然解开了一样的让人兴奋不已!这似乎也是我很喜欢看《哈利波特》以及很多有独特的世界观设定的动画片的一大原因。

我扯远了,其实我都不知道我要说什么,引用一些 Galois 的话吧,这段取自他死前写给朋友的信——显然他遇见了决斗的结果:

Tu prieras publiquement Jacobi ou Gauss de donner leur avis, non sur la vérité, mais sur l’importance des théorèmes.

Après cela, il y aura, j’espère, des gens qui trouveront leur profit à déchiffrer tout ce gâchis.

(Ask Jacobi or Gauss publicly to give their opinion, not as to the truth, but as to the importance of these theorems. Later there will be, I hope, some people who will find it to their advantage to decipher all this mess.)

这段摘自他在监狱里的时候的一篇稿,我很喜欢

必须加以注意的是,在考察这样新颖的问题,走着这样不平凡的道路时,我经常碰到一些我无法克服的困难。因此在两篇研究报告中,特别是第二篇,经常可以遇到这样的句子:“我不知道。”我开头提到的那些读者,是不会放过嘲笑我的机会的。不幸的是,作者对读者隐瞒困难,会带来多大的害处,那是难于设想的。当竞争,也就是利己主义在科学界不再时行,当科学家们不再把印刷包裹寄到科学院去,而是协同工作时,每个人将急于发飙最微不足道的资料,只是因为资料很新颖,对于其他的资料就说:“我不知道。”

1831 年 9 月寄自圣佩拉吉监狱
埃瓦里斯特·伽罗瓦

似乎那个年代的学术比当今更加黑暗——或者说“官僚”。好像学术论文前面都需要有一段歌颂某某科学巨子或者某某所谓“学术保护人”的文字。

愿 Galois 灵魂安乐!

走廊的尽头

发现住在走廊的尽头有时候会有一些不方便的地方。比如本科的时候我们隔壁,也就是班长他们寝室,就是楼道的尽头,正对着楼层的公用卫生间。如果晚上有夜猫子半夜去洗衣服什么的话,就会比较吵,似乎他们也为这个事情困扰不少。

不过小时候就是不明白大人怎么那么敏感,一点响动就会醒过来,因为自己从来都是睡着了就是雷打不动——除非是天已经亮了。而且喝茶呀咖啡呀之类的从来都没有一点效果,照睡不误。可是现在好像不一样了,好像也变得“和大人一样”了(废话,因为确切地说,本来就是大人了嘛),比如对睡觉的环境要求越来越高了,而且近来我发现好像白天如果喝很多茶的话,晚上就会很清醒,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真的茶开始对我生效了。因为事实上从近几年就发现不像从前那样躺在床上就能睡着了,大都是要“努力”好久才能睡着,运气不好的时候还会一两个小时都没有睡意。难怪不想长大嘛,诸多不便呀。

不过长大也并不全是坏处,心智也更成熟一些,处事也更平和一些了。比如现在我自己住到了走廊的尽头一个寝室,虽然对面没有厕所,但是有一个很常见的现象就是经常会有人半夜跑到你门口来煲电话。 =.=bb 也并不是说这些人都素质低下,只是大概大家都潜意识里觉得走廊的尽头这个地方这么偏僻,应该不会影响到人了,所以才会跑来这里。若是更小的时候,我通常都不能很好地处理这样的情况,我想大概是会心里非常生气但是什么都不做,或者是用比较极端的方式来“反抗”,比如“也制造出很大的响动”之类的。类似的情况其实在生活中会碰到很多,比如教室里坐在你前面的人不停地在晃桌子啊之类的。现在我就明白,其实这些事情处理起来很简单,比如,只要开门出去说一声“同学,能不能麻烦你到那边楼梯间去打呢?我们这里都睡觉了”,问题就能解决掉。当然,一切得和和气气的。其实仔细想想,本来就没有什么好生气的。不过,有时候确实是会让人哭笑不得,比如有一天刚“赶”走了一个人,还没钻进被窝呢,又来了另一个…… =.=bb 而且通常都是打情骂俏,有时候还会碰到连电话里的声音都大到能清楚听见的,总的来说,嗯,不知道怎么形容了,哈哈,只好哭笑不得…… ^_^bbb

其实就是越来越觉得,其实世界上很多人都是挺善良的,当然有时候也有些矛盾,比如总是会看到食堂拿筷子的地方,很多人拿的时候很不小心,然而弄掉在地上的筷子勺子什么的就直接不捡了。有时候路过我会帮忙捡一下,但是不明白的是,不过就是弯一下腰,为什么好多人都直接无视掉呢?更何况本就是他们自己弄掉的。Anyway ,另一方面也许也是动画片看多了的原因吧,觉得最可怕的事情就是一个人的心被仇恨所充满了。心灵本该是美好的,温暖的啊,可是如果容纳了仇恨的话,好像就什么都再也看不见了。

噪音污染

自从耳鸣以来,发现自己似乎对噪音越来越敏感了。大概是因为它们会让我想起自己耳朵在响吧,结果会比较轻易地变得烦躁。不过应该也是和近来所处环境的噪音越来越严重有关系吧,像一个恶性循环。

主要原因当然是那台 48 核的服务器,居然放在办公区,也就在身后,自从它开始发挥性能以来,那个地方几乎就不能坐人了,那个噪音真是非常吵人,反正平时我们组坐在 408 的那几个人也大都很少来实验室,倒是对面其他组的同学好像还能忍,不过他们估计没法忍也不知道找谁说去。主要是现在我一到这里坐下来就发现耳朵也嗡嗡地和服务器 happy 地“共鸣”起来,于是平时就搬到 415 那边空位置去坐,不过电脑在 408 远程操作起来不太方便。而且发现 415 也不安静,主要是那边的人喜欢在实验室里大声讲话。

结果是我发现自己好像对声音越发敏感了,后来觉得自己那个台式机也好响,干脆把它给关掉了。-.-bb 跑去图书馆看书。图书馆人好多,不是考试周刚过吗?大家都好学霸。

除了服务器之外呢,另一个让我很崩溃的声音——大概也是近来对噪音难以忍受之后开始注意到的吧——就是电瓶车的报警声音。我不知道那些有电瓶车的人究竟有没有在自己的车响起来了的时候跑出去看一下是不是有人在偷,再说所有人的车的声音都是一样的。结果也就是此起彼伏的呜呜警报声,却没有问津吧,但是却是很吵人。因为现在电瓶车到处都是,寝室楼下的车群时常半夜响成一片,像实验室这种办公楼下面当然也有不少,我就灌这么一篇水,外面响了不下六次……

啊,最后就是新室友,每天晚上会在寝室用广东话打两个小时的电话。白天还可以去图书馆,晚上就只能在实验室被吵和回寝室被吵两者之间选一个了。 >_< 唉,路上风吹落叶漫天真的好美啊,可是为啥觉得有点凄凉都有点无处容身的感觉呢?说起来现在这个社会想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还真难呢!嗯,主要是耳朵不能像眼睛那样累了可以闭上休息一下。真悲剧,人类的身体结构还有待进化啊…… 😀

《悟空传》

很早就听说这本书,大概是听 kily 说的吧,后来看见一句话“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听起来很豪气呢,还挺喜欢,以为是孙悟空小朋友说的呢。然后 Crystal 要搬校区了说要送书,我看到《悟空传》于是就想 rob 了,结果也没有去 rob ,一直到几个月之后前几天 GIP 的时候他突然拿来给我。

红色的封面。

看了一部分原来发现这话是唐僧说的。不过感觉怪怪的,我觉得不怎么好看,不太合我的胃口吧,大概我不适合看这种意识流扯来扯去的小说,但是似乎又没有觉得特别难看到一下子就扔到旁边不看了。昨天晚上梦见自己花了一通宵把它看完了,结果发现原来这本是《悟空传(一)》,醒来赶紧去看封皮,发现自己又被自己开了个玩笑,明明是完整一本。

不过相对于意识流来说,我似乎更加讨厌里面的那些人,每一个都是疯疯癫癫心灵似乎支离破碎,时而大笑时而大哭,真是无聊透顶了!就不能正常一点吗?哪里来的那么多回忆那么多错觉那么多现实那么多癫狂?

可是刚才我突然“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电脑椅上也不知是笑还是哭的。才发现原来自己就是这个样子啊,无非是想起了一些事情。又是高兴又是痛苦,这样的矛盾。才发觉其实书里的那些人,应该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了吧,只是他们被写得稍微夸张了一点而已。而现实中的人,则往往至少大多数时候看起来都会是比较正常的样子吧。刚才隔壁的学姐还问我说为什么你们可以每天都那么开心的样子那么精力充沛地去做事情。我说其实不是这个样子的每个人都会有沮丧的时候的。现在我对这件事情坚信不疑了,因为曾见过即使是自己到目前为止遇到过的最阳光的人的沮丧的样子。

我想大概我会把《悟空传》看完的,虽然不经意间仿佛在里面找到了自己的影子,然而其实我断然没有向往那样的状态的,相比之下,我总是更加向往《旅人》里像界明城那样懒散的状态的。我在想,如果《悟空传》真的仿佛如众生缩影的话,也许还是像我梦中那样,读到了书的末尾却发现还只是第一册,却没有结局,这样子应该会比较好吧! :)

似水流年

今天在 98 上看到一位大一新生发了一些自己的作品软件,大家一致称赞,而后看到他问“ym”是什么意思。我突然就笑了,一转眼仿佛回到了五年前,嘿嘿,竟然五年了。那个时候我也是大一呢。当然现在的小孩子都很牛,自己那个时候,是没法跟现在的小孩子比的。

不过就觉得突然再看到这样的对话,就忍不住回味了。同样的场景,如今自己再以不同的身份出现,一时间曾经不太理解的东西,也渐渐明了了。 :)

说到底,还是那句话,做好自己。每天与这么多人打交道,其实真正在意你的,并没有几个人,许多事情,本就不必介怀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