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蝴蝶

蝴蝶彷徨在迷宫一般的地铁
即使拍打翅膀 也找不到出口
如果哪一天你遇到这样的日子
请你想起 还有我在这里

rurutia 的 Lost Butterfly,当年很喜欢的一首歌,已经忘记了最初是在哪里听到这首歌,但是突然想起来这一段开头的歌词。转眼已五年,时过境迁,我也已经能看得懂这一段原来的日文。

Butterfly 彷徨うよ 地下鉄は迷宮さ
はばたいても はばたいても 見つからない 出口
Someday もし君に そんな日が 訪れたら
思い出して 思い出して 僕は此処にいるよ

我漫无目的地在连接一间一间寺庙和神社的林荫道间走着,其实根本不用带地图,因为通向哪里对我来说其实并不重要——只要不是死胡同需要原路返回就可以。我只是希望不停地走着,让自己迷失在这静谧里。若是在途中碰到一个景点或者寺庙,就顺便拍点照片传到网络上,以展示我充实的生活。

实际上却是在逃离。不得不承认京都的林荫小道真的是非常治愈的地方。只是那也不过是逃离而已。然后我找了一个凳子坐下来,开了轻声音乐,晒着太阳。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开始翻一些过去的东西。突然觉得时间过得好快,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是惊人的健忘,忘记了好多好多的东西!

然后我才意识到人生是多么神奇的旅程,我遇到了这么多形形色色的人,在不同的时间陪伴着我的人们,大家都还好吧?突然一下子忍不住就笑了。那个自己竟然落到这样一副田地——碰到一点小挫折就以为是世界末日了一样,一切都失去希望了一样,要死要活了一样,哈哈哈……

不过人生总是会有挫折嘛,我自己也是,大家也是,但是也总是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结识意料之外的人们,痛苦与快乐、希望与失望、还有不同的人们之间的命运交织在一起,才成就了今天的彼此。我也曾迷失过、彷徨过、快乐过、沉迷过、奋斗过,非常幸运地有很多很多的朋友在各种时候都陪伴在我身边,彼此分享着各自的故事。我也看见你们的故事,你们的彷徨,你们的眼泪,你们的无奈、你们的欣喜、你们的挣扎、你们的决心、你们的失落、自卑、自嘲、自勉、还有你们的成长……埋藏的记忆好像慢慢被解除封印一般,我写着排比的词,一个一个的场景就在脑海里浮现出来。大家相遇,离别。有些人偶尔还听到一些消息,有些人大部分时间并没有太多音讯。大家都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样子,短暂的相聚,各自又走上了各自的人生轨迹。或许其实不那么短暂吧,长到足以在各自的轨迹里留下对方的烙印,在各自的脑海里留下一些珍贵的时刻,但是又短到一瞬,以人的一生的时间尺度来看,宛如一眨眼之间。

有遇见你们真是太好了!

同你们一起度过的一天天,是最珍贵的东西。我为何忘记了?

现在我们各自在天涯,各自继续重复着自己的日常,重复着欢笑、迷茫、挫折,或许独自承受,或许同新的时间旅人一起度过。无论怎样,没有什么好怕的对吧!

未来的远方,会再次相聚吧,以各自崭新的姿态。谢谢你们!再引用一下自己的 98 签名档

不可避免地耽搁于尘世
静候相见的日子

也许人总还是会这样吧?起起伏伏,偶尔得给自己充充电重新振作一下。至少目前不会继续迷失了。

今晚的天好美,紫红色,再抬头的时候却已经被黑暗完全吞噬了。拍越来越多的照片,才越觉得有太多的东西照片里是拍不出来的。:)

岁月轻狂

很久没有在这里写日记了。是日子充实了吗?还是已经懒散到连日志都不愿意写了?我尝试着做一些简单的记录,记录自己每天的生活,但是时间总是过得如此快,一下子记录就堆起来,变成让人不想再去理会的一堆堆文字。

岁月,也许对于我来说还并不是很严重的问题吧?但是大概真的是第一次意识到妈妈老了。很想去陪她。记得有一次聊天,说到我终于去买了一个烧水的壶,可以在家喝热水喝茶了,妈妈问我喝什么茶。我说买了抹茶。妈妈说什么是抹茶?我给她解释不清楚说下次买给她喝。她便问是绿茶还是红茶。因为妈妈现在胃不好,不能喝绿茶。

还有一次更早的时间,我提起要回国的事情,妈妈说看到一个很全能的锅,可以做各种菜,她说去买来等我回去了给我做红烧肉吃。我问她什么是红烧肉……她在那里半开玩笑地感慨说苦了你了,以前家里条件不好,长这么大都没让你吃过红烧肉。后来我回去吃到了,红烧肉我应该是吃过的吧,只是大致对食物并不是特别有兴趣所以不知道那个东西就叫那个名字。

但是确实家乡那里相对于外面来说更加封闭一些,也没有许多外来的东西,当然小时候家里条件也不好也该是一个原因了。比如第一次吃寿司其实是在来了美国之后;而披萨饼也是在大学毕业了才第一次吃到,现在所有的 free food 都是那个东西,完全习以为常了或者都挺反感了。可是自己远游他乡渐渐习以为常的许多东西大概妈妈也是没有见识过的吧,虽然我心里她一直是一个也挺喜欢四处游历而且也去过了不少地方的人,但是,怎么说呢?现在说起一些事情来,妈妈总是会这样说,比如我说我现在在练空手道,妈妈说这种事情应该你小时候就带你去接触的。似乎是在感慨过去没有能力带我去见识更多更大的世界,这样说起来反而让我突然很想带她去见识更远更美的世界。可是我远在天边。

原本只是一味地觉得自己还在读书还是学生,父母自己也过着安安稳稳的日子,等我成家立业之后是要开始好好孝敬父母了。但是其实根本就没有仔细去想过去计划过吧。

而且时间总也是不够的,我自己的时间不够,但是更加不够的是,父母的时间。抹茶的事情,让我突然意识到妈妈老了。身体变得渐渐柔弱起来。有一些事物,大概就算我想要带她去尝试,也慢慢地无法尝试了。我还记得跟她提起去年冬天去滑雪的事情,第一次滑雪,我也很兴奋。妈妈听了就很羡慕,说她这辈子还没有滑过雪,但是也许这个年纪已经不太适合滑雪了。

妈妈是个伟大的人,一生全凭自己努力走到今天,写着伟大的作品。可是她同时也只是一个善良柔弱的女子,一个正在感受到岁月年轮的人。

我想带你去见识这个世界,我所见到的世界,我所爱着的这个世界。希望还不是太晚。希望下次回家,我会更加懂得应该如何做一个儿子!妈妈,我想你!

日落

小时候家住在学校。每天放学后整个校园就空空荡荡了,可以自己独霸整个操场。有时候会一个人在某块空地玩弹珠。

然后一抬头的时候就发现,啊,原来天已经黑了!明明刚刚还是很亮很亮的。

这样子许多次,然后我就很好奇,天空从亮到暗的那一瞬间到底会是什么样子呢?所以有时候就会盯着天看,等着它暗下来的那一瞬间。可是总也是耐心不够吧,到最后都又自己开始玩起来,回过神来的时候天已经暗下来了。所以,到现在我仍然不知道,日落的时候,会不会有那个一瞬间的变化呢!

虽然在杭州的时候有见过很震撼的日全食。但我想大概还是不太一样的吧。

不知不觉就想起了小时候的好多事,一个人也不会觉得孤单的日子,因为什么都不懂呀~ ^ ^

冰果

好久没有来这里了,上一篇日志还是第一个周末,这就一个学期过去了啊。

结果这么大半夜地爬起来写日志,其实是因为今天实在睡得太早了,半夜醒来了吧。其实这次要说最近几天看的动画片《冰果》的。考试周期间会忍不住去看动画片什么的毛病还是没有改掉,要说开始看这个动画片的话,主要还是看到画风很喜欢吧。结果也是如此,画面和音乐都很精致。故事也应该可以用细腻来形容,因为就是描写的校园推理,其实就是很简单的校园生活啦。看起来平平淡淡地,甚至连最后一集也只是看到最后几分钟才发现,啊,原来这就是结局篇了啊。确实在那个位置大概是很合适的结局的时机了,但是依然会突然就感觉心很空虚呀——每次喜欢的动画片看完了最后一集之后都是这个样子。所以说那个时候实在是太压抑了于是干脆就去睡觉了,所以才会在大半夜悲剧地醒过来吧。

有时我在想作者自己去给自己的故事画上句号的时候会不会也有这种很寂寞的感觉呢?当然作者在写结局的时候也许已经有了另外的新的故事的构思了,但是另一方面对于自己的作品应该作者也会比普通的读者更加“沉浸期中”吧?

所谓校园推理其实就是在校园里发生的一些奇怪的事情进行调查推理吧。其实就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情,比如说 Mass Ave 和 Vassar St 交界处的雕塑为什么突然没有了?比如说宿舍二楼某房间为什么门口有一个刷卡的读卡器?比如说是谁给图书馆门口的铜像戴上了圣诞帽子?为什么 athena cluster 机房的门禁是用密码而不是像其他地方一样刷校园卡?教室里的机械时钟都是谁去调整冬令时的?只是我们都不太有女主角那样强的好奇心和男主角那么强的想象力——或者,按照他自己的说法,那么好的运气吧。或者其实我们都是很忙的,有许许多多“更重要的事”不得不去做。

当然也许校园推理只是一个噱头,也许动画片同时也在讲其他的一些东西吧,因为其实如何去诠释完全取决于读者把所看到的故事投影到自己的“世界”里的结果吧。比如在一些看起来并没有太多关联的故事当中看到主角们慢慢发生的变化——或者说,对他们的了解更加深入一些。其实在现实世界的话,这两者的区别好像会更加模糊一些了:在尝试去深入了解一个人的过程中产生的交互,到最后肯定会有这样的交互的结果在里面了吧。

结果我不知道为何突然又开始去想诸如人生的意义这样的“大道理”问题起来。比如说“自由”,大概就是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以前想到这样的东西的时候关于“自由”的阻碍大都会觉得是来自外部的某些因素,但是突然发现其实许多时候挡在前方的又是自己吧。比如说羁绊什么的。想要和朋友或者喜欢的人,生活交融在一起的话,“自由”就会受到限制了,因为每个人的生活轨迹不可能是完全一样的。结果就变成了一个自己的选择问题。

大概是有那么一些瞬间我可能是觉得自己即便每次都会纠结,但是仍然会不断地义无反顾地选择去过自己所期待的生活——或者说得更加冠冕堂皇一点,去最求自己的理想吧。但是其实仍然是一直都是很迷茫的状态而已。自己看起来强大的内心(因为时不时有人会这样跟我说),其实也是不停地在到处寻找依托吧,也许是从朋友那里,或者甚至动画片那里,或者甚至是梦里。因为我很喜欢做梦呀,其实基本上每天晚上都会做梦(也不知道这两者之间的因果关系是什么)。虽然小时候有挺长一段时间一直做噩梦,但是长大以后大部分时候还是比较平常甚至是很好玩或者很开心的梦了。结果其实每天晚上睡觉都会或多或少地去期待今天会梦到什么,这也是为什么自己郁闷的时候会跑去睡觉的原因吧。我当然可以很认真地说我没有在逃避现实生活,因为现实中的事我都很坦然地去接受并且很认真地去对待的;但是我又那么明显地喜欢着那些“不存在”的世界,动漫、梦境、武侠,这些我所喜欢的东西大都和现实生活相去甚远。

记得 MSTC 毕业欢送的卡片上湖边有写过这样一句“一般痴迷漫画的人都很敏感,感慨现实为什么不能像漫画中一样完美。觉得你也是这样的。”当时看到的时候并没有太在意,但是后来这句话时不时会在我脑海里蹦出来。甚至于后来发生各种各样的事情,自己也慢慢有所成长越来越愿意正面去看待一些以前也许只会绕路避开的一些生活中的问题之后,反而更加强烈地觉得自己真的是很喜欢那些漫画里的世界。然而我几乎从来没有希望现实和虚幻融合在一起,或者说希望自己其实是生活在漫画之中。结果其实这样的东西完全可以并存的呀。

所以我就是我,yet another 矛盾体而已。其实《冰果》里大概也有在强调,每个人有各自擅长之处,扮演着各自的角色,其中有一集甚至还直接拿塔罗牌来对四个主角做了比喻。其实我在同人打交道的时候也是一直在观察,大家的反应,大家的想法——因为终究还是不太想成为一个和大家都不一样的“不正常的人”吧,但是有时候确实会发现许多不同的地方——并不是说优点或者缺点或者什么擅长的地方——只是说特点,或者说想法吧。有时候就会很明显地(并没有带什么感情色彩地)觉得,“不一样”,“自己绝对不会产生那样的想法”之类的。果然人与人的个体差异还是蛮大的吧。

然后回到“自由”与“羁绊”之间的问题,是不是那样平淡但是又不乏味的校园生活让我产生了一丝羡慕的意思呢?果然是吧,和朋友们在一起做一些有趣的事,并不是什么“影响全人类的发明”,或者是“拯救世界”亦或者是“全国大赛”、“世界第一”之类的事。当然我也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对校园生活的喜爱呢。

最后,《冰果》里的角色们,有没有发现自己所发生的变化呢?究竟是生活改变了我们,还是我们改变了生活,其实也是可以两者并存的呢。

然后突然决定有生之年还是什么时候要去一次日本看看那个国家的样子的。虽然一直在学日语,但是去日本看看什么的实际上是完全没有考虑过。因为我觉得现代社会似乎融合得很厉害了,各处的样子其实也都很相似了吧,比如说我到美国来这么几个月,似乎也没有感觉到非常明显的不一样。突然有这个想法的原因当然也不一定就是这个动画片(虽然这肯定是一个导火线来着),因为到这边来也接触许多各种各样的更多的事物。实际上这边在学校期间去日本的机会还挺多的,包括暑期的实习项目还有甚至长达一年的交流项目(全都是 cover 各种费用的)都是有的。但是总是也觉得完全没有时间,因为要在这里 survive 其实压力也是蛮大的呀。但是果然还是要什么时候认真考虑一下这些问题了呢。因为好像正如我前面所说的,其实对于人生的意义,我自己重来都没有想清楚过呀。

自由和羁绊,有时候连这两者的区别也变得很暧昧了呢。

告别之夏(さよならの夏)

さよならの夏是《虞美人盛开的山坡》的片尾曲。仅从曲子本身来说都是非常非常治愈的歌了。

离校之前在 NHD 上大肆搜刮了一下,其中有一个大头就是把 NHD 上能找到的宫崎骏的所有动画片都下载了下来。回来全给妈妈放了一遍,自己也顺便重温了一下,大受妈妈的好评。昨天她突然在那里问我有没有看过《虞美人的山坡》,我跑过去看,似乎是吉卜力的新作——好吧,其实也是去年的了,不过我的情报一直比较落后时间吧。

看了以后非常感动啊,或者应该说是很受激励和鼓舞吧。然后今天早上起床之后就翻出来又看了一遍(换成了日语字幕)。怎么说呢,里面的女主角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存在啊,勤劳、善良、坚强、勇敢,就这四个词可以形容了,然后你发现这些东西都是会在最平凡的生活中出现的,就在每个人的身边。突然想起初中的时候很流行的在同学录之类的地方写一些问题(好像后来演变成了所谓的“点名”),其中总会有“你喜欢哪种类型的男生/女生”这类的问题,大家都会绞尽脑汁地去想一些词,毕竟那个时候词汇量是如此地贫乏:温柔善良美丽大方乐观开朗之类的。

等到长大了我才发现一个人性格中最难能可贵的大概还是要属于那些能让周围的人产生共鸣或者激励的那些部分吧。你的笑容,会让周围的人感觉到温暖;你努力工作,大家也会变得干劲十足;你坚定的眼神,也会让大家变得更勇敢。这些都是我自己能切实地体会到的。

好像有一个问题一直在困扰我,就是我想不明白“朋友是什么”,虽然大多时候自己都能释怀,因为这样的东西大概不太可能有一个严格的定义的,不过偶尔还是会浮现在脑海里。以前我好像认为朋友大概就是会互相帮忙的人,但是又觉得自己这样的认识好像是很功利的样子。然后好像现在突然想到了一点,至少是一点点让我觉得信服的解释:朋友就是那些曾经和你的生活互相交融在一起的人们,耳濡目染,即使分开以后,你们各自的性格中都还存留着模模糊糊的对方的一部分,那就是朋友吧。

《虞美人盛开的山坡》同吉卜力的大部分魔幻类型的动画片不同的是,描绘的是普通人们的生活,而且写的是爱情,这一点和《侧耳倾听》很类似呢。引用一段在豆瓣看到的评论

在分别前,电车声已遥遥在耳,望着对方的眼睛,大声说“我喜欢你”,不是乞求不是自怜不是悲叹只是要坦率的做个决定,尽管命运跟我们开了玩笑,尽管现实无法改变,我拥抱这命运,接受这现实,并仍旧喜欢着你 ……

有人甚至说全片应该在这里就结局才对的。我不是作家不是漫画家也不是导演,也不想对片子的构造做什么评价,只是自己看了之后确实觉得很 moved。而且现实呀,和电影的区别就在于,并不是你说这里是高潮应该结局了,就会出现一个字幕“全剧终”;也不是你说这里都是琐碎无聊的部分应该略去就会出现一个字幕“十年后”的,但是除此之外,其实本质上没有什么分别吧。 :)

突然好想你

突然锋利的回忆,突然模糊的眼睛。

昨晚睡觉的时候,一如往常一样脑子在安静下来之前天马行空地想着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好像想起一个什么有趣的事,然后就想起了如果两个人肩并着肩在大路上走着谈论着这件事的情景,你的笑声,你的语气,表情,话语,叹词……一如平时一样思绪在各种真实与虚幻之间跑来跑去,却没能像平时那样安静下来。

不愿承认自己是一个只会哭的人,但是我想如果是什么积累起来的情绪的话,让它能够发泄出来总是没有坏处的吧,于是眼泪就不知道从哪里不停地涌出来,慢慢把枕头全弄湿了。最后鼻子全给堵住了没法呼吸,才停下来,看着天花板发呆。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这么毫无征兆地突然哭了一场……

然后就觉得自己很搞笑。也许自己也没有弄明白过自己吧。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任一幕幕的记忆碎片如走马灯一样飞快地在眼前闪过,还能听见声音呢,虽然很多时候只是耳朵自己的嗡嗡声。明明大部分的场景都已是在三年以前,却并没有什么久远的感觉。明明眼睛睁着,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为什么你
带我走过最难望的旅行
然后留下最痛的纪念品

流浪的感觉

风很大,似乎灰尘也不少,天已经黑了,飞驰而过的车的灯点缀着公路。一时间仿佛有些在流浪的感觉,但是却不是那种凄凉,而是自由自在的爽快。

翻到这段文字,钱塘江边那些扬着灰尘的车灯仿佛就又出现在我眼前。懒洋洋的温暖,这些是我希望能够一直记住的回忆。

十年

纪念 2002 年的阳光灿烂,还有一切的一切。初中毕业十周年。

十年
歌手:陈奕迅

如果那两个字没有颤抖
我不会发现 我难受
怎么说出口
也不过是分手
如果对于明天没有要求
牵牵手就像旅游
成千上万个门口
总有一个人要先走
怀抱既然不能逗留
何不在离开的时候
一边享受 一边泪流

十年之前
我不认识你 你不属于我
我们还是一样
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
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
十年之后
我们是朋友 还可以问候
只是那种温柔
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

怀抱既然不能逗留
何不在离开的时候
一边享受 一边泪流
十年之前
我不认识你 你不属于我
我们还是一样
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
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
十年之后
我们是朋友 还可以问候
只是那种温柔
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

直到和你做了多年朋友
才明白我的眼泪
不是为你而流
也为别人而流

再见吧 我梦中的朋友
我要去遥远的地方
直到地平线的尽头
蓝色的天空多么美好
夜幕降临时
我仰望天空
你就出现在我的眼前
张开自由的双臂向你奔去

一旦分离 即是永诀

好像选了个听起来比较伤感的标题,于是为了缓和下气氛,还是找一幅比较喜感一点的草稿丢在这里吧……

还记得大一的时候在 98 上,编程技术版有一次讨论起 TeX 的时候,我就摘录了好多网上的关于 TeX 的介绍很认真地整理了下格式弄好贴到那里。然后(似乎是“小丫小破孩”吧)说,看来你果然是大一的啊!当时没能理解,现在却知道了——因为现在的我,大概是绝对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了吧。一下子都是这么多个年头了,其实也相当满足了,特别是发现在 ZJU 我有幸从 02、03 级一直到 10 级都有比较熟悉的朋友,很大程度上也是托俱乐部的福呢。意识到这是很多很多年以后了,也还是因为突然发现自己自从进驻 cc98 的 MSTC 版以来第一次没能 follow 水楼里的帖子了。

其实直到大概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还对于那些老会员的淡出表示很不解,特别是有些人,明明留校读研究生了,像厚水、prada、光哥、熊猫之类的,却也渐渐比较少来参加活动了,甚至后来在 98 上也渐渐不出现了。现在大概也明白了吧,或者说还是不明白,总而言之其实没有什么原因,只有事实而已,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包括我自己。

稍微疏远一下,完全是因为前一段时间的事情过于忙碌了,我不得不临时放弃了许多东西,包括 GIP 以及俱乐部的其他活动,还有数学那边的讨论班。说实话,放弃的时候心里是很难受的,当然除了自己很舍不得之外,还有一种类似于“背叛”的罪恶感吧,就好像大家一起约好了去做一件什么事情,而自己却在中途由于自己的原因而退出了。不过依恋也好,罪恶也好,一旦跨过了那条线,大概就会很快习惯下来了,正如本文标题所说的,一旦分离,即是永诀。

不过,也不是说完全是字面上的意思,因为不可能说是和大家就永远不相见了呀。只是有一些微妙的东西发生了一点变化了。比如如果有空的时候时不时地还是会去蹭一下俱乐部的活动什么的,但是就真的完全变成了打酱油的心态。然后也许会觉得,啊,怎么突然多了这么多新人小朋友我都完全不认识了?以前怎么一直没注意呢?之类的。

所以呢,没用所以啦! 😛

灼热

坐在树丛后面小河边一块石头上用手机放着歌。耳塞锁起来之后,能听歌的机会又越来越少了。一首日文歌,我拿着一张标满了假名的歌词跟着轻轻地哼着。好像有水声,抬头一看,一叶小舟真从我面前悄悄划过,一个大叔在划船,另一个大叔拿着一个网在清理落满了整个水面的柳絮和各种树叶。大叔满脸得意地跟我打招呼,我回礼。

突然又是一个凉爽的天,太阳躲在云后面,风比鸟儿还自由地在空中飞来飞去。路过西区楼梯间的时候,不小心看到楼下的一片竹林随着风一起舞动,就入神了。直到旁边停的两辆自行车也随风而动,“哐当”倒在地上,我才仿佛由梦境中惊醒。梦境里似乎时间流逝得很慢,因为我觉得刚才那两辆自行车从侧身到倒下再到声音传入我耳中这个过程仿佛是好久好久。

然后我不由自主地笑了,我想如果我会制作动画片的话,一定要做这样一个场景出来。倒不是因为看到别人的车摔倒了而幸灾乐祸。只是觉得这样的场景仿佛看了之后让人心里觉得很安定——也许也确实是“幸灾乐祸”,正是因为看到摇曳的树林漫天飞舞的叶子还有连自行车也按耐不住要加入进来的一场盛会,仿佛就是看到了他透明的风儿心里的焦躁不安一样,所以就会让自己平静了。

反正一直很喜欢这种不长不短的假期里学校的感觉:平静却又不会像放寒假的时候那样的萧条。如果再有蝉叫,那我肯定会笑出来。蝉也会觉得心情烦躁吗?哈哈,大家彼此彼此。

我一直以为所有人都像我一样每天都会做很多很多的梦呢。

不断地来往于教室、实验室、图书馆,正是自己内心灼热到极点的体现吧。我也不知道是为何而感到焦躁。不过我需要的是平静,和集中的注意力。喏,但就如蝉到夏天也会叫个不停一样,似乎自己也总会有些时候无法平静呢。倒不如索性放松一下。只是放松得太久了,说不定又会变得焦躁起来。也许我该学蝉一样爬到树上去叫一个下午——那样肯定会有非常独特的体会,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