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

最近练琴练得有点疯,基本上每次都弹到手疼、背疼、脖子疼、眼睛疼为止。有时候到后面完全分不清 CDE 了才停下来。想起来小时候的作业经常是抄写汉字,某个汉字当你连续抄写超过多少次之后,就会突然发现一下子不认识了。也不知道这种现象在心理学上有没有相应的研究,究竟是何道理。

总而言之最近在练习的是《遇见》,找到一个简化版的谱子,基本上算是我目前见过的最简单的完整曲目的谱了,右手旋律有很多 sequence,所以比较好弹,左手的和弦也是只有不多的几个组合。到今天为止能够磕磕巴巴地弹完大半。我想在暑假结束之前应该能弹会这一首,那样就是除去教科书上的那些儿歌片段之外我第一次能完整弹的曲目了。当然我还是比较想弹原始的版本,不过那就要复杂很多,不知道今年之内有没有可能实现。

不过不是太好听,我猜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力度控制得不太好,左手没法弹得太轻,真是要弹得轻又要不至于完全发不出声音来大概还需要很多练习,结果就是背景和前景有点混淆在一起;同样的原因右手旋律也不太能实现比较好的抑扬顿挫,一路下来比较平淡。第二个原因大概就是我还不太会用脚踏板,再由于是简单版的单音旋律,所以就有点干巴巴的吧。

不论怎么说今年突然决定开始学钢琴,在下决定的那一刻之前都完全是自己始料未及的。毕竟自己完全没有任何音乐基础和乐器背景。但是就像生活中许许多多其他意外的事情一样,它就这样发生了。到目前为止给我带来了许多额外的快乐,虽然要弹得像模像样大概还有很多年的路要走。

时常会追求一种如止水一般的心境。然后我突然发现其实自己大多数时候能够实现自己内心的平静,并不在于把自己变成了无欲无求淡泊名利的人,反而是在于自己无穷无尽的对 happiness 的向往和追求。

山景之城斜阳之谷

一位友人曾经跟我讲“我有时候不知道怎么让自己快乐”。好像确实,即使是在自由意志的世界里,有时候我们也会觉得我们自己并不是完全受自己所控制的。还有和另一位友人讨论过如何让自己的生活过得充实的话题,我说可以找一个爱好,绘画音乐读书等等,对方说那些都是在你心情好的时候做的事,但是当你真正空虚的时候通常很难从中得到救赎。我颇不赞同,我觉得低落的时候大概是会画出低落的画,而不是完全画不出来东西。直到后来的故事里我慢慢去回味这些问题,也会觉得“喜怒哀乐”各个不同的自己,大概他们互相之间也并没有能将对方了解得特别深刻吧。

暑假待在湾区,除了之前短暂来了一下 San Jose,这一次算是第一次深入体验这个对于 IT 男来说也许可以说是地球上最重要的一片地方。来之前我并不能很分得清三番、湾区、硅谷、乃至于 LA 之类的具体区别和联系。关于加州,朋友中众说纷纭,有人说这里是天堂,有人说完全忍受不了这里的生活。

自己的感受。气候上,大概有点太怡人了导致娇惯得天气稍微变冷一点就会觉得怎么天气这么多变啊。两个月只见过飘了几粒小雨。有的时候我会忘记长期阴沉的天空会给人带来的心里压抑感,而忽略了每天都能见到晴天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但是有时也会期待下雨。相比于一成不变的晴天,有时会很期待一场充满强烈感情的大雨,盛夏,原本该是电闪雷鸣的季节不是吗?

从城市的角度来说,也许三番还不错吧,由于种种原因,目前还没有机会去很好地探索过,但是三番其实挺远的,应该说整个湾区就很大,基本上去哪里都要开车。虽然是有驾照的,但是我胆子比较小,不太敢开。有一次突然下决心去租了一个车来决定练习一下,自己一个人拿到车之后就停在路边打开双闪冷静了好一阵子,这大概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为什么有些人会在碰到一些困难的时候直接开哭……不过我最后还是把车开回去了,只是那天晚上一直胃疼,大概真的是被吓到身体不舒服。

需要开车这一点也许是我最不喜欢的一点了吧。湾区住了这么多人,但是却并没有 develop 出来一个像样的城市,大家只是都住在一起而已,每家每户像一座座孤岛。城市是什么?也许城市的特点是有很多并不是用来居住的建筑和设施。公园、地标、教堂、雕塑、博物馆,或者是街角处就会有的小书店、便利店、咖啡店、绘画用品店。

路过大厅的时候总是会看到一个视频广告,某天驻足看了一下,发现是 G 的一个叫做 Arts & Culture 的 app 的广告。仔细看了一下,顿时很激动。因为作为我寥寥无几的比较 concrete 的愿望之一的基本上就是这个事情,虽然我把它归类为愿望,也就是基本上自己觉得不太可能实现的事情,想不到现在竟有人已经开始做了。

实际上在世界各地寻找旅行的意义的时候,我在那些博物馆厅徘徊,拍下自己喜欢的作品的照片,就渐渐体会到,旅行的意义大概一部分在于所有你带不走的东西吧。无论是风景还是画,到现场看起来总是会不一样。但是人也不能总是满世界跑,如果能有一种方法把所有的这些艺术品聚集起来——并不是替代现有的分散各地的博物馆,而是作为一种辅助或者共同的存在,比如用来回忆曾经看过的一些馆藏,或者是用于检索某件艺术品的所在地以及其他一些信息等等。总之其实啰嗦半天我的愿望就是全球统一电子化的博物馆。

Screen Shot 2016-08-06 at 9.35.09 PM

技术且不说,就版权等等各方面的问题就非常难以解决。不过这个 Arts & Culture 似乎开了一个挺好的头。我看了一下似乎是 G 内部一个叫做 Culture Institute 的组做的东西。有那么一瞬间我也想励志毕业以后加入这个 team 的去一起做这个项目。不过很快我就犹豫了。我发现自己大概是永远也不会为了艺术而献身的,毕竟自己还有太多其他的牵挂。

Paris:街头印象

IMG_8826

在巴黎街头映出对面古式建筑的橱窗里看到 Asuka 的手办多少是一件有点违和但是似乎又让人兴奋的事情——荣我开一下脑洞,可以这样说,作为现代绘画艺术的开端的印象派发源地,法国人最不缺的就是自由和叛逆的精神吧。所以,即使在最权威的学院派圣殿卢浮宫坐镇的情况下,同时又随处可见各种最叛逆最世俗的艺术风格,似乎完全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更何况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早已没有所谓“正统艺术”一说了吧?

IMG_8775

街头的墙壁涂鸦之类的自然是随处可见,而上图是(尿骚味很重的)塞纳河堤旁边被各种刻字占满的树干——并不是凶残地直接划开了书皮,而是所有的树都事先在外面涂了一层白色的石灰一样的东西(虽然不知道最初的初衷是不是为了方便大家刻到此一游)。而同心锁也是司空见惯,基本上是个桥,有铁栏杆的地方,就已经完全挂满了锁,粗略看了一下一些留有日期的锁,似乎官方并没有很频繁地在进行清理呢。

Continue reading

Paris: 实用信息

在小城镇长大,所以很后面才对“博物馆”这个东西有概念,然而真正开始爱上逛博物馆,大概还是去了巴黎之后的事情。回来的路上甚至一直在想,如果在很小的时候去过了那里,说不定后来我就真的义无反顾地投身去到美术中去了呢。:p

在法国 19 天,其中断断续续 9 天在巴黎停留,渐渐地喜欢上了那个地方,大概一部分原因也在于去之前在知乎等网站上看到的各种关于法国和巴黎治安的耸人听闻的评论所带来的对比吧。总而言之先贴一张地标埃菲尔铁塔吧。

IMG_0489

可以登上铁塔,我并没有上去,因为无论何时排队的地方都是人满为患的,也因此各种兜售铁塔模型或者自拍棍,以及让你填问卷(据说是会强制捐款或者趁机偷东西之类的)的骗子也很多。对我来说,在位于铁塔正对面的夏约宫 (Palais de Chaillot) 小广场看街头艺人表演反而更加有意思。

Continue reading

Portland & Oregon

日本纪行还没写完,法国的经历也很是激动人心,不过这次还是写一下 Oregon 吧,比较短。说起来来了美国还是第一次跑到西部来,也是第一次真正去游览美国式的自然风光。因为有人带,所以玩得很到位,不过不得不说,这行程的随意性和紧凑性比我一个人玩的时候还有过之而无不及。首先去看的是河流和瀑布,典型的美国的壮阔风景,没有经过太多的修饰,不过第一个让我 high 起来的是 Oneonta Gorge,一开始 HZ 跟我讲要做好全身湿透的准备,水会漫到胸口的时候我并没有太理解是什么意思。不过一到那里就明白了。其实是一条峡谷里的小溪,终点是一个瀑布,但是溪水时深时浅,一开始只是在大石头和浮木上爬过,过独木桥的感觉很是刺激,到后来就有只能下水才能通过的地方。因为会进水,所以没有带任何 camera,HZ 的 Go Pro 好像也坏了,就直接找网上的照片了。风景是这样,超级漂亮。

og3

水深的地方大概是像这个样子。

jp2_2287

Continue reading

日本纪行:种子岛

Screen Shot 2015-03-26 at 12.03.41 PM

种子岛位于鹿儿岛南部,是一个狭长的岛屿,面积还是相当大的,没有汽车的话一天之内是完全没法逛完全岛的,所以我只在北部也就是西之表市那一圈游览了一下。从鹿儿岛去种子岛可以坐高速船,大约一个半小时可以到。从地图上可以看到,和鹿儿岛到樱岛那种家门口的距离不一样,去鹿儿岛的路程还是比较遥远的(请无视 Google Map 给出的沿着高速船的航线施展四小时的铁掌水上漂的路线建议,我认为普通人一般没有足够内力连续施展这么长时间的水上漂轻功),所以高速船确实是比去樱岛的船要快很多。因此是在不同的码头坐船,虽然距离比较近,但是是不同的码头,我当时一开始找错码头,虽然很快找到了,还有点时间,但是看到排了挺长的队在换票,需要先排一个购票的队伍再通过换票的队伍换票,所以我当时就没有能赶上原计划的 7:30 的船次,只好等了三个小时坐下一班,等待的过程中才发现原来提前一个月就可以在网上订票了。另外就是高速船价格其实不便宜,我从鹿儿岛到种子岛,再到屋久岛,然后再回来三程的票价加起来快 20000 日元了。也许都可以考虑直接坐飞机去了,不过不知道种子岛的机场飞不飞民航。

关于种子岛,还是有很多故事的。如果是喜欢看《秒速五厘米》的同学,应该记得里面的第二段是“宇航员”,整个故事就是发生在种子岛。在种子岛中部好像还有一个小旅馆,当年新海诚来取材的时候住过,有很多人会选择住那里,还有诸如海滩啊,风车啊,以及很有名的那个便利店的场景。

anime

不过我对于圣地巡礼的热情并不是那么大,有兴趣地可以参见这一篇游记。但是游记里主角骑着自行车在荒郊野岭转悠了无人烟找不到水喝的经历我后来也是表示完全能够理解了。动画片里有很多冲浪的情节,种子岛那里也有冲浪体验教程,但是周一休息……我挑周一去也是相当不巧了。

Continue reading

南京:六朝古都金陵城

20150114_082702

冬假回家续办签证,原计划回美国之前去杭州见一见同学顺便取签证,结果签证被 check,滞留在杭州前后不是,寄宿在湖边和 prada 家也不知道多久才能拿到签证,多少有点过意不去,于是索性买了火车票跑去周围转悠了,虽然一月份的江南这种温度,大概并不是很适合户外旅行的季节,不过也许会因此不会碰到人山人海。

稍微查了一下发现高铁动车开通以后从杭州可以比较方便直接到达的地方还真不少,然而不论远近,我真是一个地方都没有去过,看来过去自己也真是够宅的了——虽然我一直不承认的。于是简单订了一下计划,并非旅游旺季,住宿也非常好找的样子,第一站是南京,停留两天,第二天早上六点多就起床去赶火车了——起床的时候当然是在想,我为啥要这么跟自己过不去…… ^ ^bb

南京的总体印象,怎么说呢,就是从杭州上火车,到南京下火车,并没有太觉得自己身处在不同的城市的感觉。从山水上来说,也许西湖和周边风景要更胜一筹,但是南京的钟山风景区的大片公园山林,其实也非常适合周末一群友人一起惬意地散步爬山聊天之类的,从这一方面来说应该比较像杭州那样不会很容易呆腻的城市。另一方面虽然同是古都,南京的人文景点应该是要比过杭州。比较标志性的比如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Continue reading

《氷菓》

01_表紙

《氷菓》,中文直译是“冰果”,意译是冰激凌。是我看的第三本日文小说。本来没打算假期都在看小说中度过的,但是明明波士顿比家里冷无数倍,但是却一回来就感冒了,试图拖过去最后直接昏昏沉沉头脑糊掉了。结果还是开始吃药并且还被迫呆在床上“捂汗”,于是我偷偷在 pad 上开始看小说。

这本是之前看的《两人的距离概算》所属同样的古典部系列的第一部,也是动画片的前面几集的剧情。由于已经看过(不少遍)动画片了,所以看到一些比较细节或者比较戏剧化的对白或者动作的时候,虽然日文理解还各种生涩,但是脑海里还是会浮现出非常形象的场景。总之看了这一本之后确实严重意识到 N2 裸考掉了的后果——如果好好复习语法的话,应该会看起来比现在流畅得多。确实有好多语法模式都还没有学到,导致碰到一些情况甚至连断句都没法断。总而言之就是还并没有到仅靠查词典知道每个单词的意思就能顺利地理解所有句子的意思的地步。

Continue reading

日本纪行:喜入

喜入是鹿儿岛南部的一个小镇,因为到鹿儿岛之前在网上查询了一下当地最近一段时间的活动事件之类的,看到那天晚上有一个喜入夏祭り,一开始还以为是庆祝进入夏天的祭典,然后才发现原来“喜入”是一个地名。从鹿儿岛过去,加上中间转车等车各种时间的话似乎要花上一到两个小时呢。

总之当天忙碌地逛完樱岛和鹿儿岛市之后,晚上就跑去喜入了。八点钟开始的祭典,按照火车的速度差不多刚刚好。因为火车路途也不短,而且不像地铁那样是面对面坐的位置,途中比较无聊就干了一件比较失礼的事情:直接开始画旁边坐着的一个人……反正她一直看着窗外。不过我发现画这种非常近处的目标比较困难,因为一眼没法看到全貌,所以要移动眼睛和视角来看不同的部分,视角变化之后要把不同视角再转换回到画布所选取的某一个视角,感觉就像在拍一块一块的局部照片然后再转换拼贴成一张全景图似的。

20140806180719-0014

事实证明喜入确实是一个小镇。车站那里也没有人或者自动门之类的,就放一块牌子说请把车票投到这个箱子里。

IMG_5356

Continue reading